加多宝内忧外患之际,广药集团继续经营着王老吉,但凉茶市场已经辉煌不再。

每到夏天,加多宝和王老吉这对“宿敌”都会有一番口水仗。一位员工说,9年来两边的员工都感到些许疲惫和厌烦。


但在加多宝和王老吉高层眼中,这是一场充满硝烟的持久战,可以没有赢家,但谁都不能输。


这个夏天的战事起源于7月1日,加多宝发布声明称:最高人民法院将“王老吉”商标法律纠纷案件发回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7月2日,广药集团回应,发回重审并不意味着最终的判决。2018年7月,广东省高院一审判决加多宝公司赔偿广药集团约14.4亿元。这一金额或在此次重审时发生改变。


没有永远的合作伙伴,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形容加多宝和王老吉或许再合适不过。只是,从1997年香港加多宝和广药正式签订王老吉在中国大陆的商标许可使用合同,至2004年双方对簿公堂,加多宝和王老吉的“甜蜜期”仅有短短7年。


7年之痒爆发后,感情出现裂缝的加多宝和王老吉无法再回归正常合作。每隔一段时间,双方都会进行一场诉讼。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至今,双方诉讼达21场,场场都火药味十足。很快,双方将迎来第22场诉讼。


所有诉讼都由王老吉一方发起,其最强大的武器是手中握有王老吉大陆商标。加多宝也不甘示弱。这家被业界公认的“狼性公司”善于狠砸钱,砸广告、砸营销、砸渠道。一位加多宝员工曾对AI财经社表示,这几年加多宝公司内部40%的精力都用于和王老吉的诉讼纠缠上。


尽管无从考证40%这个数字的准确性,但一位王老吉员工向AI财经社直言,双方早已水火不容。例如,王老吉内部规定不能录取加多宝员工。但一位王老吉员工否认了这点,他说王老吉内部没有明确说明不能雇佣加多宝员工,不过招聘时会刻意回避,“毕竟是打了这么多年,尴尬”。加多宝和王老吉的恩怨始于一个人:加多宝创始人陈鸿道。


一些早年的报道中,陈鸿道是为人低调、言谈斯文的虔诚佛教徒,有“佛商”之称。据说陈鸿道起初觉得“佛商”的称呼太过高调,然而用数年时间就将自己代理的王老吉从默默无闻做到年销售额超10亿,合作伙伴都乐意恭维他。


2003年,“怕上火,喝王老吉”这句背负着评论质疑的广告语在大街小巷流传。有业内人士称,这句广告语出自广药集团之手,由加多宝砸钱宣传。陈鸿道豪掷1亿多元广告费,换来加多宝销量400%增长。2004年,王老吉销量达10亿,而尚在广药旗下的绿盒王老吉销量只有8000万。

4.jpeg

这样的宣传方式是广药不能容忍的。一纸诉讼让加多宝不得不将广告语换为“中国每卖10罐凉茶,7罐加多宝”。广药认为这一业绩属于加多宝代理王老吉期间发生,又一纸诉讼让加多宝换广告语。最后,加多宝的广告语只好变为“加多宝凉茶,全国销量遥遥领先”。


不过,大量的营销投入没有让加多宝的情况有明显好转。加多宝代理王老吉期间的品牌投入之大,让大部分中国消费者依旧停留在2003年“怕上火,喝王老吉”的时代。网上一些消费者甚至质疑加多宝是不是山寨产品。


打江山容易,要打败自己打下的江山则难了许多。眼见加多宝已无昨日辉煌气势,公司内部频出人事变动。


2015年,现任加多宝集团总裁李春林成为加多宝事业部总经理,而加多宝执行总裁,曾代替陈鸿道在媒体面前向汶川捐出1亿人民币的阳爱星在这一年年底黯然离职。自媒体金错刀报道称,李春林是陈鸿道亲信。


阳爱星离职后,加多宝副总裁王强执行公司日常事务。也是在这一时期,加多宝内部频频出现裁员事件,加多宝高层内斗的消息屡见不鲜。这一轮裁员甚至涉及了加多宝创业初期的老员工。多名工龄达10年的公司中层被年轻员工替代。加多宝西北大区部分是最先被砍掉的区域,后蔓延至北京总部。低谷期,加多宝还被曝连1万元年终奖都无法支付。


一位加多宝员工在离职后发文称,王强上任后甚至换掉了为加多宝创下过百亿基业的高层,换上“自己人”出任要职,包括其连襟杨某某,后者常在公司开会时炫耀自己用八年时间坐上总监之位。


期间,也有主管主动辞职。潜逃在港的公司创始人、强势的对手、人士的动荡、固化的制度,以及公司资金池的大量亏损让一些人主动离开。


吊诡的是,人事动荡期内王强职位始终是加多宝副总裁,2017年8月王强升为加多宝执行总裁。7个月后,加多宝集团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称,集团解除王强及副总裁徐建新,李春林担任集团总裁。被离职后,王强随广药时期上司陶应泽加入深圳市嘉力乐食品有限公司,徐建新则加入了复星集团。


这一人事调动至今依旧是个谜题。知情人士称,王强的离职或许是为中粮进入留出空间。


03


中粮的入局一度被外界解读为加多宝找到了靠山。两者的真实关系,许多加多宝员工也经历了一段时间才明白。


2017年10月,中粮包装控股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拟出资20亿元入股清远加多宝草本植物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08年,是加多宝加大营销投入的一年。企查查数据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6985万美元,目前控股股东为王老吉有限公司(非广药旗下王老吉公司),持股45.87%;中粮包装为第二大股东,持股30.58%,其余23.55%股份由三股东智首有限公司持股。


央企出身的中粮包装被视为加多宝抗衡广药的筹码。据自媒体新金融观察报道,中粮和加多宝的接触至少可从2012年算起。尽管加多宝连输官司,但其拥有的工厂、配方、经销团队仍有很大价值。2016年加多宝曾传出寻找接盘侠的消息,该年陈鸿道露面与北京控股集团签署协议时,北京控股被视为加多宝接盘侠。然而此后北京控股与加多宝并无进一步合作。


中粮入股时也给自己留了一手。


公告中,中粮注明,清远加多宝需保证每年2亿元以上定向分红,逐年递增至4亿;中粮包装需占到清远加多宝整体包装份额的70%。如果加多宝出现经营不善或未达目标,需回购股份。


出乎意料的是,2018年7月,中粮完成增资不到一年,加多宝又收到了来自中粮的一纸诉讼,由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受理。中粮称,加多宝没有履行向清远加多宝草本注入加多宝商标作为实物出资的承诺。几乎同时,中粮宣布终止对加多宝包装供应。此时正值夏季前夕,凉茶旺季即将来临。


中粮断供引发的反应是连锁性的。广州、杭州、四川,加多宝多地工厂被曝关门停业;裁员浪潮再次袭来。一位深圳加多宝经销商向AI财经社回忆,去年夏天很难订到加多宝的凉茶,一些经销商倒戈做王老吉,该经销商则干脆寻找新饮品。


创始人潜逃14年!加多宝王老吉对簿公堂22次凉茶痛失黄金期

点击直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