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在你面前撒个娇,哎呦喵喵喵喵喵……”


很多人大概无法成功念出这句话,非唱出来不可。魔音绕耳的后果是,即便是记不住完整的歌词,但那句“我们一起学猫叫”想必大家都会哼上一点。可真想让谁唱出副歌之外的部分,大概99%的人接不上下一句。


《学猫叫》是当之无愧的“抖音神曲”之一,传唱度之广、洗脑之深。一组数据可以说明这一点,这首歌的剪辑版(副歌部分)在抖音有582.8万人使用过,在网易云音乐上有超过5万人参与过这首歌的评论,该歌曲还获得了Billboard Radio China年度十大华语金曲奖。该曲的原唱小潘潘自创的手势舞更是吸引了关晓彤、陈赫等数十位明星模仿,关于手势舞的教学视频播放量已超千万。


欢快的节奏加上简洁的手势舞,《学猫叫》就这样在抖音火了起来。2018年,在抖音上火的歌还有《目不转睛》、《可以不可以》、《带你去旅行》以及《纸短情长》……“抖音+”以一种神奇的魔力捧红了不少神曲。这些歌曲的歌词和旋律都一个特点——简单明快。


这与多年以前的手机彩铃传播模式类似,副歌都有着一样的特点。这种病毒式的传播在彩铃业务风靡的年代曾捧红了凤凰传奇,并让许多依靠传统唱片销售渠道的歌星赚得盆满钵满。据工人日报报道,2014年,刀郎的《情人》、《冲动的惩罚》、《2002年的第一场雪》作为彩铃总下载次数近800万次,以每首歌2-3元的估算,歌曲盈利近2000万。也正因于此,2015年,彼时还在刀郎品牌战略联盟公司——太合麦田担任总经理的宋柯层也曾表示,“众多唱片公司眼下已经不再靠歌手卖专辑赢利了,彩铃业务才是唱片公司生存的支柱。”2017年,凤凰传奇的《月亮之上》被作为手机彩铃下载量更是达到7900万次。


如今,这种模式正被复制到抖音。


抖音造神曲


拥有5亿月活、2.5亿日活的抖音不仅仅是短视频平台,如今它还深刻影响了音乐产业,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正在成为最大的音乐分发入口。


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音乐消费者洞察报告》显示,全球86%的用户通过音视频流媒体听歌,其中52%的人通过视频的方式收听音乐。


与电视剧、电影一样,短视频内容也需要音乐作为背景来达到情感的渲染,视频容易令人印象更深刻,包括其中的音乐。但音乐在抖音上的功能还不止于此,它们还能延伸出手势舞引发全民狂欢,成为短视频当中的主要元素,捧红素人一唱成名。


许多艺人如今也看见了抖音这种强大的能力,选择在该平台上进行打歌。王力宏的新歌《南京、南京》就选择抖音作为全网独家首发平台,不仅在抖音上发布歌曲demo,同时他本人也入驻抖音,通过短视频来为新歌赚流量。吴亦凡、蔡徐坤等歌手也都曾通过抖音宣传和首发新歌。


在抖音打歌音乐人又爱又恨

点击直达